第三百一十四章 泥潭

小说: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作者:神行汉堡

我要勺棠小说,点击进入

    回到家后已经是很晚,一向没有熬夜习惯的父母也都已经睡下,向坤回到自己房间,开始琢磨得自老夏“开发”的这个在现实里“俱现”梦境中物品的能力。

    向坤暂时把这个能力取名为“幻想俱现”。

    这听起来似乎有点中二、十分强大的能力,现在实质上只能俱现出一个“拿破仑蛋糕”或一个“脆皮猪肘”。

    暂时而言,相比起对小胖妞和小苹果“开发”的能力来,向坤对这个能力的掌握,要更粗略一点,目前只能俱现出老夏能够俱现的那两种食物,也没法像老夏在梦里一样,用这两种食物为基础,变换各种各样的形态。顶多是他能够“调用”的能力更强,比老夏维持“俱现”的时间更久,但暂时还没法根据这个能力,来进行其他方面的衍生。

    这应该和老夏这个能力的“开发”过程是在她的梦境中完成有关,让向坤对其理解隔了一层——不过如果不是在梦境中,估计老夏也“开发”不出这个能力来。

    向坤坐在桌前,再次将一块拿破仑蛋糕俱现到自己手上,仔细地观察。

    一层一层的酥皮、奶油、朱古力碎等等,看起来层次分明,十分真实,气味也非常清晰地通过嗅觉传到大脑,手上的感觉一样很清楚,不论是重量还是触感,都是实实在在的。

    向坤慢慢地把蛋糕拿到面前,伸出舌头准备舔一下,快要舔到的时候,蛋糕便毫无征兆地消失了。

    不论是视觉、气味、触感,全都消失无踪,以向坤现在超强的感知能力,竟然也无法捕捉到它消失的痕迹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又俱现了那脆皮猪肘,不过和蛋糕一样,也是看起来、摸起来、闻起来,都跟真的一样,不过一旦尝试要吃或是想掰开、捏下一块的时候,它就会消失。

    这感觉让他有种某个程序开发未完全的感觉,仿佛有些功能还缺失,但用户强行使用那些功能时,它不是没有反应,而是直接就强行退出程序,直接“罢工”。

    向坤试图用手机来拍摄俱现出来的蛋糕,但他虽然可以通过手机屏幕看到蛋糕,可一按下拍摄键,那蛋糕就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他重新把蛋糕俱现出来,用录制视频的方式拍摄后,依然还是一按下拍摄键,就消失。

    这让他大为疑惑,按道理来说,他又没开闪光灯,单纯拍摄的话,应该对物质存在没有什么影响才对?

    难道这玩意,真的只是幻觉,所以无法用光影设备记录下来?

    但是不应该啊……

    向坤又进入“超感状态”,试图在那特殊状态下,用自己的第六感官来观察这个俱现出来的食物,但在“超感状态”下,却什么都没有看到,而退出“超感状态”后也发现,不管是俱现出来蛋糕还是猪肘,都已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看起来,当他进入“超感状态”后,那俱现出来的食物应该是无法维持住的。

    向坤于是想到,如果是老夏俱现出来,他从旁通过“超感状态”观测,是否能够进行?

    因为能够借助“情绪注入物品”在“超感状态”下进行跳转,所以他倒不需要一定在老夏边上才能做这件事。

    于是他开始注意老夏有没有通过那三枚硬币“调用”自己的能力,但奇怪的是,老夏一直都没有调用的迹象,明明之前在回来的路上,老夏一直在进行频繁调用的,显然是“玩”上瘾了。

    他感应了一下那双“情绪注入”的筷子,没有传来老夏的情绪反馈,以他的经验来看,老夏有可能是睡了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“情注物”引动梦境的能力在同一个人身上无法连续使用,有一个冷却期,所以现在老夏即便睡着了,他也没法再引动老夏的梦境。

    但向坤觉得有些奇怪,按照他对老夏的判断,发现能够在现实里“俱现”梦境里出现过的那两种食物,让它们如此逼真地出现在面前,她应该像发现新大陆一样,至少“玩”一两个小时才对,就像刚刚在路上,能感觉到她频繁、持续地调用能力。

    还是说,真的太困了?

    可是刚刚不是才睡了一觉醒来么?

    向坤还是进入“超感状态”,感知直接降临到了那双“情注物”筷子附近,然后通过旁边的认知信息,很快就确认了老夏在边上。

    老夏的身体在“超感状态”下的认知信息,他也已经熟悉得很了,不会认错。何况,在“超感状态”下,那三枚“超联物”硬币,就跟三个灯塔似的,无比地明显。

    他暂时还没办法在“超感状态”下通过这些认知信息来判断一个人是睡着还是清醒,不过老夏身边的木质家具的结构来判断,她应该不是躺在床上,而是坐在桌前。

    向坤有些恍然,老夏应该是刚刚连续“实验”后,现在正在进行总结呢吧?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老夏身边有多件来自向坤的“情绪注入”物品,并且都在房间里,包括那幅毛笔字歌词、那个黑圈涂鸦,以及那双自制筷子,所以对向坤的感知有一定的加强作用,他觉得自己现在对周围认知信息的收集和检索上,比往常用这种方式感知时,要强不少。

    不过向坤感知了一下老夏和她周围的认知信息后,却发现有些不对,老夏基本上和周围环境的认知信息没有发生什么互动。也就是说,她现在的状态,要么是一直坐在桌前发呆,要么就是……趴在桌上睡觉?

    发呆的话,应该不会那么久,可能是真的太累了,直接趴桌上睡着了?

    是不是刚刚连续通过三枚硬币调用能力,对老夏本身也有很大的负担?

    就在向坤这么想着的时候,他忽然感知到,代表老夏身体的认知信息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然后他感知到,老夏周围有一台笔记本电脑被打开了,这样的电子设备,在“超感状态”下,向坤是判断得最准确的,而且他也可以做出比较精准的影响,比如让电脑断电、屏幕出问题、让手机没信号、屏幕无反应之类。

    当然,他肯定不会影响老夏操作电脑,他估摸着,老夏应该是在通过互联网查询相关的资料?或者是记录观测到的情况?

    不知道老夏对这个现象,会是什么样的判断和认知,有什么样的想法?

    这个能力是老夏结合对三枚“超感联系”硬币的关联,在梦里将这种关联进行某种形式的投影后,在梦中做了某种设定,回到现实后,依然依靠与三枚“超联物”硬币的联系,将梦里的设定实现出来。

    就好像通过计算机设计的物品,用3d打印机给打印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当然,向坤并不认为老夏真的把那梦中的那两样食物给“创造”了出来,但它又不像是普通的幻觉,不像是直接作用于人的意识,应该是介于这两者之间。

    正琢磨着的时候,向坤忽然感觉到了三枚硬币对自己能力的调用,精神一振,他知道老夏又要进行“俱现”的操作了。

    果然,下一刻,在老夏的身边,非常突兀地出现了一团十分特殊的认知信息。

    在“超感状态”下,向坤可以非常明确地判断出,那团信息的出现,源自于他送老夏的那三枚硬币,有大量的信息在在进行交互。

    向坤没有见过这些认知信息,所以暂时也搞不明白这些信息代表的具体意义,它和以前感知过的物品的认知信息都不一样,和普通的脆皮猪肘、拿破仑蛋糕自然也是有很大差别。

    但他可以通过对比知道,突兀出现的那团信息,有一部分内容,和他的“超感联系物品”一模一样——似乎那部分认知信息,就是引导和构建起那团认知信息的核心和框架。

    而且向坤对那团认知信息,还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,就是它们确实存在,但又好像并不完全存在,这种感觉,有点类似于他对一些无法完全确定位置、只能确定方向的“超联物”的感应。

    有种跨越时空的虚无感。

    不一会,那团认知信息消失,他依然可以感觉到代表三枚“超联物”硬币的认知信息有很大的变化,与周围环境的交互。

    那些交互,有地似乎在进行着无限的延伸,但向坤知道,那些认知信息是在和他的身体进行交互,是在“调用”他的能力。

    可以想见,当向坤在家里俱现蛋糕、猪肘的时候,如果他也能进入“超感状态”观测的话,应该能看到他身体与俱现出来的物体之间,产生的大量联系。

    脱离了“超感状态”后,向坤坐在房间里若有所思,就像以往对待自己新发掘的各种能力一样,他依然是“大胆假设小心求证”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的假设,他有点希望能够和老夏一起讨论一下。

    他拿起手机,发了条明知故问的微信过去:“睡了吗?”

    几秒后,老夏的回复到来:“醒了。”

    向坤没有在手机里聊这件事,而是直接说道:“你明天要值班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老夏:“中午。”

    向坤:“明天午饭有安排吗?”

    老夏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向坤正准备打字跟她说明天去她家一起吃,老夏的回复又来了:

    “我请你,到我家,你做饭。”

    于是向坤把打了一半的字删掉,回了个ok的手势。

    他觉得老夏应该也有一肚子的疑问想要问他,想想也知道,如果只是之前对硬币、筷子有些特殊感应的话,还能勉强找到些说得过去的解释。但现在,有过那两场梦,她又通过两场梦有了在现实里“俱现”那两种食物的能力,这种完全超现实的现象,就不是那么容易理解和接受的了。

    其实在铜石镇,面对老夏屡屡用“直球”试探的时候,向坤产生过要不要把自己的事情透露给老夏,让她帮助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有句话说的好,“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”,哪怕他大脑变异、进化多次,已经有了远超常人的思维和计算能力,但过往的经验已经证明,很多时候,有其他人从旁提供另外的视角,是很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之前这个“其他人”,只能由爱丽丝勉强担任,他算一个半,爱丽丝算半个,俩加起来算两个“臭皮匠”。

    如果老夏也能加入的话,那对他的很多计划的执行,对自己的认知,应该有不小的帮助。

    但就像之前的考虑一样,如果单是说信任的话,其实不论是父母还是像常彬、自成这样的兄弟,甚至是认识还不过半年的唐宝娜,都是可以信任的。他相信,就算他把自己这样巨大的变化告诉他们,让他们守密,他们也肯定会做到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都是普通人,都有正常的生活,而向坤通过之前的经历已经知道,自己以后很可能要面临一些很大的危险——甚至自己本身就会成为危险的根源。

    所以虽然他一直希望能有另一个人来帮助自己、给予意见和帮助,特别是帮助自己进行某些研究,以及在自己饮血沉睡的时候提供协助,但一直不敢轻易地将那些自己信任的人拉进这“泥潭”。

    是的,现在的向坤,就觉得自己是身陷在一个泥潭中,他不想将其他岸上的人拉下来——哪怕他们如果发现他在泥潭,一定会奋不顾身地过来拉他。

    但老夏却有点不同,因为向坤发现,老夏可能也在某个泥潭里。

    而且老夏是自己在对他伸手,想要进他这个泥潭来。

    现在向坤就要考虑,老夏所在的那个泥潭,它到底有多深。如果也是个大泥坑,那反正大家都是一身泥,那把老夏拉到这个坑里,抱团取暖,说不定两个人下沉的速度都能慢点……

    所以向坤决定,明天跟老夏做比较“开诚布公”的交流,先搞明白老夏的状况,然后再看看是不是要把自己的情况完全坦露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老夏不愿意说出她所处的“泥潭”是什么情况的话,那向坤也不会带她看自己的“泥潭”,虽然他很相信老夏对他不会有恶意。

    不过按他对老夏的了解,今天晚上……不对,应该是今天凌晨发生的事情,那“幻想俱现”的能力,足以让老夏对他坦白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玉楼春小说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yulouchun.net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lt600com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