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五章 请你吃蛋糕

小说: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作者:神行汉堡

    向坤通过手机连接“爱丽丝”,让她去搜集那个住在三院、自称是“吸血鬼”的病人的相关信息,看看能不能先确定那病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通过手机来和“爱丽丝”沟通、发布任务,自然是有安全隐患的,不过暂时来讲,还没有人知道“爱丽丝”的存在,又有“爱丽丝”自己负责安全,也不会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他又查看了一下“爱丽丝”收集的有关老夏的各种资料,之前他就自己手动查过老夏的信息,后来也让“爱丽丝”收集过。

    不过网上能够搜索到的信息基本上看不出老夏有什么异常,她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,一路都是十分优秀的学生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爱丽丝还通过大数据的身份比对,找到各种认识老夏的人在网上发布、和老夏有关的评论。

    从她周围同学提到她的评论来看,都是“长得漂亮、性格比较冷、不爱社交、喜欢独处、非常聪明、成绩很好、运动能力很强”这类评价。

    而且向坤还发现,从爱丽丝收集到的信息来看,在网上表示喜欢老夏、甚至表白过的人里,女生比男生要多得多。

    在女生们看来,老夏一直都是个非常帅气、很酷的人,不论是极高的颜值、超强的智商、高挑的身材、很好的身体素质,还是不拘小节的中性打扮,都让她们觉得近乎完美。甚至后来老夏高中毕业后留长发,还让不少她以前中学的同学、学妹心碎伤心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信息对向坤而言并没有什么用,因为他知道,旁人的观感和老夏没有什么关系,她基本上不会受到什么影响,一直都保持着一个“观察者”一般的姿态,哪怕是在进行团体活动时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向坤不断地翻找着爱丽丝发过来的、她所收集到的、认为对向坤判断老夏情况有用的信息,希望能进一步完善对老夏的认知模型建立,从而让他中午和老夏吃饭的时候,能够用更合适的方式、更有效的策略,来和老夏交流,得到他想要的信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院。

    夏离冰在值班室里,面前是她带来值班的笔记本,一手控制着触摸板,打开一个文件夹,浏览着里面的信息,一手拿着个脆皮猪手一上一下地抛着。

    那猪手被抛起后,有时候会在空中发生变化,变成一个拿破仑蛋糕再落回手中,接触到手上的时候,甚至有些蛋糕的酥皮会因为震动而掉下来,但当她再次抛起后,又会变成猪手。

    对于自己突然能够“俱现”出这两种梦中食物的能力,夏离冰确实如向坤所预料的一样,有很多的疑问要解答。

    甚至一度,她都有些怀疑,是不是现在还在梦中,之前做的“清醒梦”其实是梦中梦,现在这场梦则是另一层嵌套着的梦,只是她没有意识到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这“俱现”出来的两样东西,实在是有太多的不合理和她的知识体系难以解释的问题。

    虽然很多事情,包括在梦里通过特殊的感应引入那三枚硬币的投影,包括醒来后第一次将拿破仑蛋糕“俱现”出来,都是她按照之前的设想,一步步有计划地实现出来。

    但真地实现了,她还是需要找到一套能用真实世界理论解释这一切的方法。

    不过在接到向坤的微信后,她就停下了相关的思考。

    现在她在电脑上浏览的,不是任何与那俩“俱现”物品产生原理有关的资料,而是她一直以来收集的、有关向坤的信息。

    里面不仅有大量她通过互联网收集到的、向坤的基础信息,也有很多她自己亲自观察、总结出来的内容。

    从刚刚向坤发来微信消息,夏离冰基本上可以断定:

    她今晚做梦发生的异事,她醒来后能够“俱现”出两种食物的事情,向坤应该都知道了,至少也有所察觉。

    至于如何知道的,想来和向坤送给她的那些物品脱不了关系。

    而且从向坤发过来的微信内容,她也很敏锐地判断出,向坤明天可能会跟她“摊牌”了,或者至少会就她“俱现”蛋糕和猪手的能力,有一个基本的解释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明天自然可以得到更多相关的信息,这样再寻找现实的相关理论体系来解释这些现象,要更容易和有针对性一些。

    所以她要再重新审视一遍自己所掌握的、有关向坤的资料和信息,来决定明天应该如何与向坤交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年初一一早,向坤依然和昨天一样,在通过父母的身体信息,判断他们快要醒来后,就去准备好了早餐。

    在他们起床洗漱后,便“刚好”地把做好的、热腾腾的早餐摆上了桌。

    老爸老妈也似乎有点习惯儿子的勤快了,今天倒没有再多念叨什么,直接坐到桌边开吃。

    “你昨晚几点回来的?”老妈一边吃着向坤做的牛肉羹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两点多还是三点多来着,我回来后也没太注意看时间。”向坤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这么早就起来了?不多睡会?”

    “我睡眠质量好,睡四个小时就顶别人睡八个小时了。”

    “吹牛……对了,你昨晚做的那些,小夏吃的惯吧?”老妈关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向坤知道,之前那几句其实都是老妈随口的铺垫而已,她一觉醒来,其实就想问和老夏相关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这还用说么?不是我吹,我昨晚做的那些菜,一般五星级酒店的大厨都做不出来那个味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你这孩子,怎么忽然一下变这么浮夸,谦虚点,稳重点,女孩子不喜欢太自负的男人。所以,你昨晚陪小夏吃完夜宵后,一直在医院待待到两三点才回来?”老妈问道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。”向坤说道,“对了,我中午就不会来吃饭了,你们自己做饭啊?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说的……你也就是今年突然一下开始对做饭感兴趣了,做了几顿饭的,怎么说的好像我们都不会做饭了似的。哎?小夏今天还要值班么?不用值班的话,你也找点时间,约她出去玩呗。”向妈现在基本上是三句话不离“小夏”。

    向坤说道:“我中午就是有事要去找小夏。”

    向妈的脸上立刻绽放出笑容,一副“儿子你终于脑子开窍了”的表情:“那行那行,干脆晚饭也别回来吃了,我们俩能自己解决。”

    向坤无奈道:“妈,你别想太多了,我和小夏是要聊正经事。”

    向妈连连点头:“我知道,正经正经。”

    向坤也没有再继续解释了,聊了会其他话题,看时间差不多了,就带了家里之前准备的食材,准备去三院找老夏,一起去她租的房子做饭。

    看着向坤出门,向爸有些感叹地看向妻子:“你还真别说,孩子回来这两次,不过做了几顿饭,却是一顿做的比一顿好,现在感觉胃口都有点被养刁了。一想到中午不是儿子做饭,感觉胃口就差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向妈瞪他:“怎么,开始嫌弃我做的饭菜不合胃口了?”

    “哎,不一样嘛,你做的饭都吃了几十年了,只是太习惯了、没有惊喜了而已,味道当然还是很好的。”向爸也意识到好像说错话了,赶紧补救。

    向妈哼了一声道:“那你中午就少吃点,当减肥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向坤离开家后,直接坐公交车到了三院,刚到三院门口,就看到背着包的夏离冰站在公交站边等他。

    那背着的包,就是向坤之前给她带衣服的那个包。

    见面后,向坤随口问道:“你昨晚睡的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“又做梦了。”老夏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样的梦?”

    “小时候和我父母去吃东西。”夏离冰简短扼要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做完那场梦,就醒了,然后睡不着了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噩梦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住的边上,有没有面包店、糕点店之类的?咱们过去买点甜品一会午饭后吃吧,你不是说过,你最喜欢拿破仑蛋糕吗?”向坤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夏离冰看向他:“不用,我已经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。”向坤笑着回望她。

    夏离冰租住的屋子,和向坤上次来时基本没有什么变化,从厨房里的情况来看,显然夏离冰自己一个人的时候,也是基本不做饭的。

    和上次一样,向坤依然是安排夏离冰帮他打下手,洗菜、简单处理食材等事,做的差不多了,就让她去客厅等着。

    中午准备了四菜一汤,对于两个人来说,应该是比较丰盛了。

    夏离冰盛了饭后,看向坤也准备打饭,忽然说道:“你如果不想吃,可以不用勉强。”

    向坤一愣,没想到老夏会以这个话题开始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觉得,我吃饭是在勉强?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都这么觉得。”夏离冰端着碗,一边夹菜,一边说道:“现在回想,第一次在娜娜家玩牌的时候,你并不是不喜欢吃西瓜,你是不喜欢任何东西,对吗?”

    向坤说道:“我请你们吃饭的时候,也都有吃东西啊?”

    夏离冰摇头:“你吃的太少了,虽然你每次都有理由,但我看得出来,你对食物没有渴望,不论是什么样的食物,你吃起来就像是在完成任务,在伪装给我们看。”

    向坤没有再否认,他将空碗放下,将筷子放在碗上,两手交叉,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“老夏,你吃东西的时候,好像也和其他情况下,不太一样?”向坤说道,“就像你说的,你做的梦,都和吃的有关系。最近做的两场梦,一场是在我家我请你吃饭,一场是你父母带你吃饭,为什么?你对吃的有执念么?小时候饿过?”

    老夏点头:“饿过。”然后开始吃菜,还是她一贯的作风,吃得很快,但看起来却并不粗鲁,甚至有种莫名的节奏感,仿佛专门练习过怎么更高效地吃饭一般。

    向坤在看到老夏吃完一碗饭后,才问道:“你不是独生女么,而且家里条件也挺好的,怎么会被饿过?是出了什么事么?”

    夏离冰看他一眼,反问道:“你是不是有在吃什么非常规的食物?”

    向坤也看着夏离冰,片刻后点头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夏离冰又吃了一碗饭,桌上的菜也被消灭了一小半。

    她此时手上拿着的,就是向坤送她的那双筷子,所以向坤自然可以感应到她的情绪,但和她昨晚吃夜宵时的情绪并没有什么两样,都是对食物的食欲,那种占有食物的冲动,以及在压制这种冲动的克制。

    又吃完了一碗饭后,夏离冰把碗筷一放,忽然起身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向坤通过超强的听力,可以知道她在厨房拿了一张瓷碟,就在他猜测着老夏要做什么的时候,忽然敏锐地察觉到了自己的能力被调用,于是下一刻,他看到夏离冰端着瓷碟走出厨房,那瓷碟上是一块看起来十分诱人的拿破仑蛋糕。

    “我准备的甜品。”老夏直接把那碟子放到了向坤的面前,然后坐到他对面看着他:“吃吃看味道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向坤愣了一下,然后看着老夏,慢慢地笑了起来,将那碟子端到她的面前:“这不是你最爱吃的蛋糕吗?你吃吧。”

    老夏又把碟子端过去:“我吃过了,这是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吃过了?”向坤看着她问道。

    夏离冰也看着他:“以前吃过。”

    向坤指了指碟子里的蛋糕:“你确定,它能吃?”

    “你试试。”夏离冰说。

    “你先吃一口看看。”向坤说。

    夏离冰看着他,不回答,不过也能看出她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们来玩猜硬币,谁输了谁先吃?”向坤说着,从手中弹起一枚硬币。

    “不玩。”夏离冰摇头。

    “石头剪刀布?”向坤又提议。

    夏离冰依旧摇头。

    向坤明白她的意思了,伸手拿起碟中的那块拿破仑蛋糕。

    他自然知道这是老夏刚刚“俱现”出来的蛋糕,但一入手,他就明显感觉到,这蛋糕和他“俱现”出来的,有些许不同。

    感觉握着有种不太切实的虚幻感,不像他“俱现”的蛋糕手感那么明晰。

    向坤慢慢地张嘴,对蛋糕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的,蛋糕在手中消失。

    向坤并没有露出丝毫诧异的表情,很自然地放下了虚握的手,然后把空着的碟子放到了老夏的面前,下一刻,一块新的拿破仑蛋糕出现在了上面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玉楼春小说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yulouchun.net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lt600com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