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8章 回归,新的开始!

小说:首席医圣 作者:江湖喵

    通报会的现场,在网络是有直播的。

    那些备好瓜子准备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们,自然被这跌宕曲折的剧情给惊掉了满地眼!

    虽然预想中的瓜没吃到,但宋大专家炮制的另一口瓜,却无疑更脆更香甜!

    谁都没想到,被万夫所指的宋澈,居然化身医学界纪委,揭露出了这么一桩耸人听闻的医疗和媒体腐败大案!

    一时间,白夜生的热度,居然隐约盖过了宋澈,被网民们扒了个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群众们暂时顾不上追究伤医事件的脉络,转而调转炮口,谴责声讨起白夜生的滔天罪孽!

    看到网民们大同小异的谩骂和愤怒,小乔又总结出了一个经验:吃瓜群众的记忆模式,跟水中鱼很相似,日常间隙性失忆!

    任何头条热门,在大部分人的脑袋里,只能维持短暂的时间,一旦出现了新的热门头条,他们就会丢了手里没啃干净的旧瓜,吭哧吭哧的埋头品尝新瓜。

    在这个吃瓜得瓜的年代,大家只在乎瓜够不够大甜脆,谁又在乎是哪家的呢?

    这也反映出了宋澈的高明。

    他太清楚这一届网民的尿性了。

    特别是在一大票水军营销号带节奏的情况下,你就算政治正确,也根本辩驳无力。

    又有多少理智客会耐心细心的了解真相?

    既然说了也是白说,不如说点其他的吧。

    一看白夜生又派遣狗腿子高伟咬上来,宋澈更简单直接粗暴,把他俩拉下这口巨坑里,不仅给自己充当爬出坑的肉垫,顺便还让他俩替自己承受全国民众的唾沫星子。

    目前来看,效果不错。

    比起伤医事件,这种重大的医疗丑闻,更对吃瓜群众们的胃口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件医疗和媒体勾结的黑恶交易背后,还牵扯着众多的医疗丑闻!

    比如问题疫苗、比如医疗过失、比如行贿竞标……

    每一条丑闻,抖出来放在太阳底下一晒,都能晒出一桩桩触目惊心的罪恶!

    犹如拔出拔出西瓜带出泥,白夜生和高伟这对狼狈的落马,只是一场西瓜盛宴的开胃菜罢了。

    这一口口目不暇接的大瓜,也足够承载吃瓜群众们好一阵子的精神需求了。

    在这个大背景下,宋澈在伤医事件中的争议,已经没多少有闲情理会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不意味着宋澈就能全身而退了……

    在卫生局的通报会结束后两天,市公安局也召开了案情通报会:

    以故意伤害罪,正式刑事拘捕犯罪嫌疑人任申国!

    以寻衅滋事、敲诈勒索等罪名,拘捕任申国父亲、亲属以及那些专业医闹!

    并且在上级部门的倡议下,顺势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打击医闹行动,重申了对非法伤害医务人员的零容忍!

    另一个大看点,宋澈同志,被认定为见义勇为,无需承担此次事件的任何责任!

    至于宋澈打破任申国的脾脏,经过司法技术部门的核查,认定脾脏破裂很可能在宋澈见义勇为的过程中造成的。

    总之,就是无法证明嫌疑人任申国的脾脏破裂,是宋澈折返回来暴揍时造成的。

    依据疑罪从无的法律精神,以及社会道德标准,宋澈的行径,顶多只构成斗殴,由民警批评教育了一下就了结了。

    但是,宋澈专家心怀愧疚,认为自己当医生的觉悟还不够高,医德有待提高,暂时还无法从事更高职位的医疗工作。

    又两天后,宋澈向京城医院递交了辞呈,表示自己要回老家反省思过,等医德跟得上医术之后,再回首都报效祖国。

    京城医院的领导和同事们再三挽留,奈何宋澈去意已决,只得惋惜开了通行证:将宋澈的人事关系调回东江省天州市。

    而少数一些卫生系统的领导们,还没来得及享受欢送宋澈之后的轻松,就得焦头烂额的处理起一件件棘手至极的医疗问题。

    只要有一件办砸了,谁知道自己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吃瓜群众们的目标。

    这么一看,

    还真是没有一个赢家。

    不过,宋澈同志习惯了闷声发大财。

    当受害医生梁彦在icu苏醒的那一天,东江省电视台发布了一条新闻:

    美国华裔医疗巨擘、世界医疗首富唐天雄宣布将参与由宋澈专家、仁英集团发起的社区医疗计划!

    唐天雄这个名字,对国内大部分民众都很陌生。

    但对于**、资本以及卫生系统,这都是一个重磅里的重磅!

    当得知唐天雄即将抵达华夏,调研磋商社区医疗计划,东江省方面立刻给予了积极反馈。

    一方面由省级领导亲自统筹协调合作方案,一方面,也欢欣鼓舞的迎接着宋澈的凯旋归来。

    为此,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,东江省的主流媒体开始了替宋澈专家的洗地行动。

    尤其东江省电视台,专门用了一期节目,给宋澈做了专题报道。

    歌颂了宋澈专家在海内外的行医壮举,赞扬了宋澈在伤医事件中的杰出表现。

    那些听风就是雨的网民们也开始转变起对宋澈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其实宋澈专家真的很不错,医术高,人品也没得说,那么危险的情况下挺身而出,一般人真做不到这样,我一直想不通怎么还有人会骂他是暴徒,良心喂狗了?打脸不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有多少人注意到,宋专家在暴揍行凶者之后,还参与了十几个小时的抢救手术,抢救结束后,人直接瘫在了地上!我之前替宋专家解释了几句,还被一群水军狂骂我是收钱洗地,洗nmb!”

    “宋澈专家有一句话真是金句,他在用手术刀救人的时候,那些水军记者营销号和键盘侠却在用笔杆子杀人,真希望他们以后被人莫名其妙的捅伤了,别求着医生救他们!”

    “我实话说,我一直是宋澈黑,觉得这家伙太狂太傲了,有点医术就牛的没边了,还自诩网红专家、中医第一人。但这次,我站他,因为他确实是一个好医生,如果低调一点就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要不是宋专家揭露,那些医疗丑闻还不知道要掩盖多久,说他是医学界纪委也不为过。伤医事件过去了,后续还没完,严正要求京城有关部门严肃处理,给社会公众一个交代!”

    “京城不要宋专家,我们东江省还舍不得呢,支持宋专家回归,造福家乡,让那些势利眼酸去吧!”

    “宋专家,我宣你,我想给你生猴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而在这些纷纷扰扰的缩影之下,宋澈已经静悄悄的出现了首都国际机场的候机厅。

    “真的舍得放弃这些唾手可得的好处?”苏宁月询问道。

    宋澈苦笑道:“妈,别人这么问还情有可原,你又何必浪费口舌呢。我放弃的,只是不属于我的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宋澈感慨道:“其实,这一趟满世界的转悠了一圈,我都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,莫名其妙的卷入了一起又一起大事件里,又莫名其妙的扬名海内外,蹿升速度快得连我自己都觉得心里发虚,我就知道了,我现在面对的,都不是我能受得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虽说时势造英雄,但我也知道,运去英雄不自由这句话……比如说,瑞辉制药那边已经着手在研制效果比凉茶药更卓越的特效药,进展很快,我的名医光环迟早会破灭,与其等着别人戳破,不如我自觉卸下来。”

    苏宁月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其实她又何尝不清楚,宋澈的成名,运气成分太大了。

    正应了‘运去英雄不自由’前面那句:时来天地皆同力!

    他偶然的遇到了埃博拉病毒变异,偶然遇到了南非大劫案,偶然遇到了阿联酋总统的怪病,还偶然遇到了官方需要树立一个中医药代表旗帜的机缘……剖开表面看本质,其实一切都纯属偶然。

    正应了某位大佬的金句:只要站在了风口上,就是一头猪都能被吹起来!

    宋澈当然不是猪,只是一个运气爆棚的出色医生。

    因此,他理当明白爬到不合时宜的高位,摔下来的滋味该有多疼。

    甚至连他研制出的凉茶药,其实远没媒体吹嘘得那么神奇,无非是将传世的那些清热降火中药方子,例如大承气汤,整合改良了一下,能够对很多热病的预防和治疗起到辅助作用,距离符合医学权威标准的特效药,八竿子都打不着。

    这也是海外内许多专业医学机构对凉茶药态度冷淡的原因。

    只要弄明白了原理,取代的药物将会层出不穷,甚至会更好。

    真等到那一天,加持在宋澈身上的荣耀光环,就得被打回原形了!

    当然,到那时,宋澈已经把该拿的名利都收割足够了,只要脸皮够厚,足够一辈子躺在功劳簿上混吃等死。

    但可惜,宋澈的节操不允许这么做。

    所以,趁着波涛汹涌的局面,急流勇退是最理智的选择。

    苏宁月很能理解宋澈的心态。

    事实上,她和尚教授,但凡有点野心,凭借实力和背景,都早能够平步青云了,又何必苦哈哈的跑非洲大陆上自我奉献呢。

    “看来,真是一家人才能进一扇门,咱们一家子,都是佛系惯了。”

    苏宁月苦笑不迭,又问道:“那你接下来想好做些什么了么?”

    “我这一身医术,不做医生,还能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宋澈莞尔道:“不过在做医生的前提下,我可能还快干点兼职赚点外快,否则单靠那点死工资,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娶上媳妇。”

    苏宁月微笑道:“我和你爸还是有点老本的,你只需要好好去物色一个心仪的女孩子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吧,我从小活到现在都没啃过老,总不能到最后还晚节不保吧。”宋澈半开玩笑道,“那些钱,您还是留给尚珂当嫁妆吧。”

    “她不用我们操心,倒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,你们不用对我心怀愧疚的。”

    宋澈正色道:“说到底,我们没有血缘关系,我已经承蒙了你们许多好处了,不应该再贪图索取那些不属于我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尚家那边,你和爸还是找机会说清楚了吧,我不想再占着这些原本不属于我的关系,我就想继续做宋澈,一个普普通通的医生。”

    原本这趟回京城,按照事前的计划,是还得跟着苏宁月去“认亲”的。

    但连半个亲人都还没见到,就被一连串的闹剧打乱了计划。

    而且值得一提的是,据说之前尚家内部是得知宋澈即将扶摇直上,因此对这个忽然冒出来的亲人,是十分看重的,甚至迫不及待的想组织会面。

    结果,现在宋大圣被打回了原形,还饱受争议,这些所谓的亲人一下子就没了声音,别说施以援手了,就是象征性的慰问都没有。

    朱门狗肉臭,一点都没错!

    由于身世原因,宋澈本来就比较抗拒牵扯上这些复杂的关系,现在隔空看清了真面目,干脆眼不见为净吧。

    惟独,宋澈对苏宁月、尚教授一家有些歉意。

    在亲生儿子离世之后,他们把许多感情都寄托在了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尤其是苏宁月,其实潜意识中,一直将自己幻想成已经不在的亲孩子。

    原本宋澈想着‘将错就错’,等时间久了,让苏宁月慢慢认清接受事实。

    现在一下子就要打破她的幻想,难免有些残忍,就跟亲手揭开那层伤口愈合后的结痂。

    但这个结痂,既然迟早要揭开,不如早揭早好吧,短暂的镇痛过后,一切都会好起来。

    “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苏宁月的眼眶弥漫起一层氤氲水汽。

    宋澈伸手替擦拭掉泪水,道:“但在我心里,始终把你们当做最亲的亲人,这里也是我的第二个家,以后每年春节,咱们都一起过。”

    苏宁月不住点头。

    最后,宋澈又拥抱了一下苏宁月,听到登机提示,就挥手道别了。

    道别了京城。

    家乡还有许多人等着他的回归。

    两小时后,当飞机降落在天州市,

    宋澈拖着行李箱走出航站楼,赫然看打了一群熟悉的面孔在对自己微笑招手。

    吴碧君、俞红鲤、陈铭顺……当然,还少不了那一个熟悉动人的身姿和容颜,以及那一声欢悦到心扉的婉声:

    “大猪蹄子!”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玉楼春小说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yulouchun.net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lt600com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