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一章 呵斥

小说:穿越的美颜手机 作者:久未饮酒

    剑六无论是自身的经历,还是吸收的转轮的经验,都匮乏正常人情世故的认知。所以她即没看出来什么佛门给李悠挖的坑,也不清楚那些人为何要为难李悠。

    但是,剑六有着敏锐的善恶感知。尤其是针对李悠的恶意,对剑六来说简直是黑夜中的明灯那么醒目。这就是剑六明悟本心后,结合佛门他心通,所领悟的新的灵魂力的应用。

    朱由钰对李悠的恶意,十分强烈。剑六不需要知道为什么,也不会问。要不是她还清楚现在所处的环境,不好杀人。但凡换个地方,根本不会出言警告,这等威胁,杀了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面对阻拦的剑六,朱由钰迟疑了一下。那些江湖势力情报有限,不知道剑六是谁。但是佛祖收徒这么大的事,肯定是要提前通知另外两家圣门的。毕竟转轮本来就是尊者身份,再加上佛祖嫡徒的身份,这就一跃成为了人族最权势的少数几个人了。身份地位丝毫不亚于叶风动,朱元晦他们。

    朱由钰敢对李悠出手,但他却不敢动这个马上就要成为佛祖弟子的女子。这里可是佛门大本营,人家的主场,公然打脸,朱元晦都护不住他。善于阿谀奉承的,眼力灵活的人,心思又怎会不灵动,哪敢犯这么低级的错误。

    眼神微斜,看向了朱元晦。

    朱元晦面色不善,他知道剑六的身份,也觉得棘手。按理说就算剑六是佛祖弟子,也是他晚辈,也是有资格教训的。但毕竟一个是儒门,一个是佛门,不像李悠那样名正言顺,稍微话重一些,还要顾及佛门的脸面。

    但是剑六这样硬出头,也确实损了他的面子。骑虎难下,谁的面子还不是面子啦,朱元晦缓缓起身,面对剑六,他弟子的身份可就不够看了,必须他亲自出马。

    “六儿,坐回去。”

    后面一句话淡淡的飘了过来,剑六闻言,冰冷的面容瞬间如春风拂过,不再搭理朱由钰,乖乖的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起身了一半的朱元晦,一皱眉,又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说话的自然是李悠,别人谁还能说得动剑六。而剑六那明显的表情变化,落在大家眼里,这俩人的关系也就不言而喻了。

    没了剑六的阻拦,朱由钰虽然有些尴尬,但还是紧走两步,来到李悠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坐的位置,跟我过来。”

    嘴上说着,手下也没闲着,探手就拽向了李悠。

    “退下!”

    李悠坐着一动不动,只是低声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儒门最入门级的灵魂力运用技巧叫做喝,一声叱喝,可以汇聚自身威严与正气,化为伤敌的力量,直抵对手心底。这一技巧对越是心中有阴暗的人效果越好,相当于对敌人心灵的一场审判。

    越低级,越简单的技巧,也同时意味着最容易创新与融合。李悠这一声低喝,除了喝的技巧,他还在其中融入了龙威,和人道气运。

    这就不是简单的呵斥了,而是来自人皇的命令。

    现在的李悠已经不是那个刚刚穿越的小白领了,未知与迷惘,让那时候的李悠患得患失,小心翼翼,一切以保命为第一要任。所以逃跑,耍点小心眼,用点小阴谋,在李悠看来也理所应当。阴谋本就是弱者保身之术。

    但随着一路战斗成长至今,尤其是在薛韦这位此界顶尖之人手下顺利逃命,还设计坑了薛韦。李悠终于培养起来了一颗强者之心,补足了自己最后一块短板。

    所以当他意识到被佛门坑了,才会毫不犹豫的坐下这个麻烦的位置。左右都是麻烦,那何不主动一些,迎接四方的挑战。

    李悠很清楚,从他坐下那一刻起,对于圣门来说他就是人皇了。不管李悠是否准备好,圣门都会以圣皇之礼相待。这可并不是好事,那意味着圣门在人道气运的争夺上,默认了李悠这么一个第四方的公平加入。也就意味着,圣门间明争暗斗的那些手段,也将降临在李悠身上。而李悠显然还没有足矣应对圣门的实力和势力。

    差距,李悠心知肚明。危险,李悠了然于心。但那一个瞬间,李悠还是选择了迎难而上。太祖说过,与天斗,其乐无穷,与地斗,其乐无穷,与人斗,其乐无穷。李悠现在是别有体会,修炼是与天斗,夺天之余补足自身。种族发展是与地斗,扩张地盘,占据资源,驱逐妖族。而要想把人族拧成一股绳,真正的强大起来,与人斗势在必行。心灵的成长往往需要契机,类似于佛门顿悟,只是这么一瞬间,李悠的心态就有了极大的变化,但也算是顺势而就。

    今天无论是谁,这个位置我坐了,也就没打算再起来。李悠以为会是朱元晦或者燕王世子来驱赶自己,已经暗暗准备了狠手。没想到只是一个朱元晦的弟子,那李悠也不会用出压箱底的手段。一声呵斥,已经算给足面子了。

    而且儒门的人喜欢用喝,最大的原因还是逼格够足,动动嘴就喝退敌人,自显自身从容。

    李悠这一声,在其他人听来就是一句不耐烦的呵斥,没有一丝力量。那是李悠对灵魂力,对自身力量的掌控,已经到了一种圆满的状态,金丹期的特有状态,没有泄露丝毫,全部留给了朱由钰。

    对于朱由钰来说,两个字传来,他恍惚了。那一瞬间,仿佛置身于一间金碧辉煌的宫殿中,前方高高在上之处,一把龙椅上坐着一个身披皇袍之人。两个金盔金甲的彪悍武士,手握金瓜锤,把他按倒就打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罪!你可悔改!”

    边打边问,疯狂的疼痛刺激着他的心灵。

    “我错了!我认罪!...”

    一声凄厉的惨呼,朱由钰心灵一松,猛然清醒。却发现自己瘫软在地,满头大汗,嘴也张的大大的。

    环顾四周,却是一道道鄙夷和轻蔑的目光,甚至包括恩师朱元晦。

    我...我喊出来了?朱由钰已经分不清真实与幻境了,疼痛似有似无,自己好像真的喊出来了。

    行家看门道,外行看热闹。对于那些宗门代表,除了个别人外,只看到李悠一声不闹烦的呵斥,就把朱由钰吓的瘫倒认错。并不明白内里的缘由,只能归于这个朱由钰金玉其外败絮其中,不过一个银样蜡枪头罢了。

    但懂的人,无不暗惊。

    朱由钰大小也是个状元,是个元婴高手。其灵魂稳固壮大,远胜一般金丹。喝,大家都知道,欺负欺负菜鸟,或者震慑一些心里有鬼的人,效果不错。同级别相争,只能算是不上台面的基础手段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要么李悠的灵魂强度远超朱由钰,要么这个朱由钰心中有鬼,确实有罪。或者...两者皆有。那可就有趣了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玉楼春小说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yulouchun.net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lt600com@gmail.com